0

我不能一直等着你找我上床,我得找个人一起做爱




罗曼曼第一次和陆沉上床的时候,其实没想那么多。


陆沉主动说开车带她去厦门玩,罗曼曼看见陆沉发来的消息立马高兴的从床上跳起来。陆沉说只请了三天假,罗曼曼一点儿也不介意,从储藏间拖出行李箱,收拾了十套衣服,又去超市药店买了旅行必备物品。陆沉告诉罗曼曼,第二天早上六点出发,罗曼曼一晚上没睡觉,从四点半开始做早餐。陆沉到楼下后,罗曼曼对他说,我做了早餐,上来吃过再走吧。


陆沉说,我从来不吃别人做的早餐,下来吧。

罗曼曼来不及把早餐扔掉,拖着行李连滚带爬下了楼。

去厦门的路上,罗曼曼满脑子都在想,陆沉是定了一个房间还是两个房间。她想,如果陆沉定了一个房间,那她一定会坚决拒绝,但这也说明陆沉对她是有点意思的。如果他定了两个房间,那,那也正好合了她的心意,就是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车都开了一路了,一句话也没有对她说过。


罗曼曼觉得无聊,随手放了陆沉的歌单,是陈粒唱的《没完》。罗曼曼对陆沉说,我也很喜欢陈粒的歌,可是她的票我从来都买不到。陆沉像是耳朵聋了一样,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到酒店后罗曼曼发现,陆沉定的是家庭套房,他没打算和她睡一起,但也没打算和她彻底分开。罗曼曼十分懊恼自己在路上没有事先预料到这个情况,所以当陆沉只拿了一张房卡的时候,她义正严辞的站在前台对他说,我是不会和你住在一起的。陆沉说了句,傻逼,然后一把拿过她的行李。进房间后,陆沉对罗曼曼说,你去看看想住哪间,我住另一间。


罗曼曼咬牙切齿地挑了主卧,把次卧留给陆沉。


后来我问罗曼曼,后不后悔和陆沉去厦门时,罗曼曼说不后悔,但如果让她重新选择一遍,她或许不会去了。罗曼曼本以为她和陆沉会一起去厦门的各种景点游玩,那样她就可以缠着陆沉给她拍照,让陆沉陪她吃当地特色,做各种能增进感情的事儿。


但去了之后她才发现,陆沉来厦门好像并不是旅游,而是工作。白天他很早就出门了,一直到半夜才回来。除了第一天到厦门后和罗曼曼一起吃了一顿饭,其余时间根本不知道他在干嘛。不过每次他回来时,都会给罗曼曼打包一点食物。


罗曼曼告诉我,自作多情最痛苦的不是被人拆穿,而是当你发现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后,竟然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安慰满怀期待的自己。


我不能一直等着你找我上床,我得找个人一起做爱



回家的前一天,罗曼曼早早收拾好了行李,想要好好睡一觉,忘记这两天的不愉快,毕竟她自己玩的也很开心,只是陆沉没有陪她一起。大概十一点的时候,罗曼曼在房间里听到陆沉回来的声音,他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坐在客厅看电视。罗曼曼穿着睡衣走出去问他,明天我们几点回家。陆沉说,早上八点。罗曼曼正要转头回房间的时候,陆沉一把拉住她说,坐下。罗曼曼问,干嘛。陆沉说,坐下,一起看电视。


罗曼曼是很喜欢陆沉的。

所以当陆沉的手从她的腰开始往下游走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

后来她告诉我,当时她想,无论能不能在一起,能睡到喜欢的人好像也不亏。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罗曼曼以为陆沉会抱着她一起睡。但当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陆沉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对着电脑键盘敲来敲去了。罗曼曼想喊他一起睡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开不了口,她告诉我,当时或许是因为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叫他一起睡觉。



从厦门回来之后,罗曼曼没有再给陆沉发过消息,陆沉也很久没有找她。只是突然有一天,罗曼曼收到一份快递,是陈粒的票。


只有一张——他没有想过要陪她去。


罗曼曼对我说,你记不记得在我去厦门之前你就告诉过我,有些人能不能在一起,其实在相识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而一个人喜不喜欢你呢,其实根本不用从小事和细节上来做判断,因为你自己感受的最真切。其实我当时就知道,我和陆沉没办法在一起的,我知道他或许根本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件事。


那天我在他的车上听到那首《没完》,有一句歌词是,他曾是快完成的家,温暖的火把。然而陆沉对我来说,或者我对陆沉来说,连真正意义上的酒店都不算,像是两个性饥渴的人相遇后,连酒店都懒得开,直接在公园野战了一炮。但我知道,他对于我来说,也是火把,虽然我从没感受过火光四射时散发出的热量。


后来罗曼曼去了上海,有时无聊了会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陆沉好像有了女朋友,又告诉我也可能是她的猜测。其实我知道,罗曼曼每天都会翻很多遍陆沉的微博,而罗曼曼到了上海后,也没有给另外一个男人做早餐。


这事过去了很久,久到我都忘记了还有陆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有天罗曼曼凌晨三点突然给我弹来视频,我刚接起来,她就激动的挥舞着四肢说,啊啊啊啊啊啊啊陆沉给我发消息说他明天要来上海了!


我这个人考虑问题的方式很直接,我只在意最重要的问题——那你和他睡吗?


罗曼曼说,说实话我是想的,但是我不知道他想不想,可是就算他想,睡了也像上次一样没什么用啊,又打野战啊。我毫不留情地说,这次睡过之后就不算野战了,你就升级成酒店了,在上海随手恭候他到来的酒店。


罗曼曼似乎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她岔开话题说,你先帮我看看我明天穿什么衣服,其他的都再说吧。


没问题,我可以帮你找最好看最好看的衣服。

可其他的事,怎么会再说呢。

你在接到他电话的一瞬间,就已经做了决定啊。


感情其实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儿,被爱的人就是祖宗。当我爱你时,你可以随意的消耗我的热情、考验我的耐心、折磨我的感情、践踏我的自尊。而我在经历这一切时都不会责怪你,因为是我自己,赋予了你这种伤害我的权利。

我不能一直等着你找我上床,我得找个人一起做爱


昨天我发了一条微博——


“翻私信看到有人说,明知道和他上床他也不会爱上自己,但还是去找他了。怎么说呢,我觉得暧昧是一场赌博,恋爱是一场博弈。暧昧时大家都在赌对方会不会爱上自己,恋爱时两个人使出各种招数来试探对方会不会是爱对方超过爱自己的那个。其实很明了,人都是自私的,不到最后关头意识到,啊如果我不改变对方就会离开我的时候,是很难做出改变的。你是不是他爱的那一个,其实在很早就已经有结果了。


无论你装可怜还是脱衣服,很难改变结果的。人太容易难过的原因在于太过于相信自己,道理很简单,你不喜欢的人送了你很喜欢的东西给你,你很开心,但也不会因此爱上他啊。同理,就算是你脱掉衣服和不喜欢你的人用遍了各种姿势,他也只觉得,嗯,很爽,有时间可以再来一炮,但也不会因此爱上你啊。”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爱就是不爱。

你的身体能给他的刺激和新鲜感,其实其他人的身体也可以。

你会的姿势别人可以学,你34D的胸别人可以隆,一个人如果不爱你,睡多少遍都没用的。

罗曼曼在上海去见陆沉那天,我一直没有睡觉。我有预感,不知道半夜几点,她会突然给我打电话。三点的时候我已经快要睡着了,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睡了吗?”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只关心最重要的问题。

“没有。”

“干得好。”


罗曼曼说,陆沉来上海之前,曾说到了上海要和她一起吃饭。所以陆沉到的那天,罗曼曼连午饭都没有吃,她换了五套衣服,化好妆,在家等着他的消息。一直到十点,陆沉才发来消息说,我在酒店,你可以直接来找我。罗曼曼见到陆沉后,陆沉指着桌上的外卖盒说,你吃饭了吗,我刚刚点多了,这里还有吃的。罗曼曼心中的火瞬间点燃了,她很想立刻劈头盖脸的骂他,告诉他为了等他一起吃饭她饿到现在。但她还是没有,她没办法抗拒陆沉,也没办法对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发火。


最后我问罗曼曼,那这三个小时你们到底干了些啥?看电视吗?

罗曼曼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是在最后一件衣服脱下来之前对他说再见的。


罗曼曼说,

陆沉,我是很喜欢你,但我不能一直这样。我不能总是吃你打包带回来的剩饭菜,我得找个人和我坐下来一起吃饭,就算找不到,我自己也得坐下来好好吃每一顿饭。我饿了,要回家吃饭了,再见啦。


我不能一直等着你找我上床,我得找个人一起做爱啊。

毕竟只有相爱的两个人上床,才叫做爱。

我不能一直等着你找我上床,我得找个人一起做爱


我走路带风 / 作者|

没完 – 陈粒  / 音乐|

Sergiy Maidukov / 图片|

我不能一直等着你找我上床,我得找个人一起做爱

听说点赞的人都很好看☟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