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丧”在不同的人那里有不同的理解,一定程度上,它参与了新一届年轻人休闲方式和娱乐心态的塑造。本期博客天下,讲讲年轻人独有的丧文化。

最新一期杂志,4月21日全国上市

封面报道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封面 |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压力,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


对于较早出生的70后、80后来说,他们20来岁的时候,休闲娱乐可能大多给了武侠小说、迪厅、录像厅、台球室、扑克牌局、街机等。而和互联网、智能手机共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年轻人,他们有着不同于以往的排解压力和谋杀时间的方式。


要么借助网络,成为御宅一族,在电脑上刷剧、社交、购物、玩游戏、看网文、云养宠物;要么走到线下,玩桌游、排演话剧、参加合唱团、Cosplay、占星、探险旅游等。


多元的时代给了他们多元的去处和多元的选择。其中,大部分休闲娱乐也暗合时代的逻辑。在当前由高房价、高物化的价值观、高流动性职场、高污染环境以及快节奏工作等元素构成的城市生活中,90后可能是最需要压力出口和情绪出口的一届年轻人。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狼人杀和密室逃脱会流行,前者追求的是心理上的释放,后者侧重于身体上的释放。


以新近联合国对青年的界定(15~24岁),1993年以前出生的90后已可纳入中年人之列。这看起来是简单的年龄段划分,但换个角度,也可视为不同责任区间的认定——提前进入中年,意味着要提前承受更重的责任和负担。


不管新一届年轻人认不认同联合国的分类,他们的生存和生活压力骤生,是既定事实。


这也导致他们形成了一种独有的丧文化:缺乏目标和希望,喜欢自嘲与自黑,身上笼罩着一种颓废和绝望交织的消极气质。与之相匹配的流行语有:生无可恋、然并卵、废柴、葛优瘫、小确丧、被掏空……


“丧”在不同的人那里有不同的理解,可以是垮掉的一种,也可以是卖萌的一种。一定程度上,它参与了新一届年轻人休闲方式和娱乐心态的塑造:决绝地把工作与生活分开,上班时认真干活,休闲时彻底放松,尽情地享受葛优瘫、小确丧带来的颓废快感。


本期封面报道,你将阅读到以下5篇文章:

《狼人杀游戏中的年轻人:猜疑或信任都是抱团取暖》

《密室逃脱:给现实生活找个出口》

《上海街头,排队也是一场派对》

《他们把塔罗牌做了青春底牌》

《这届年轻人真会玩:既可“丧”在家,亦可“浪”在外》

资讯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说件事 | 


东野圭吾大热,日系IP冲散韩流?


眼下,艰难地追逐日本IP似乎是近水楼台的选择。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认个人 | 


吴刚:达康书记火了,但我还得慢慢来


吴刚不喜欢别人说他大器晚成,好像有名了才算“成”一样。

长报道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时事 | 


新华书店80年:记忆比现实丰满


因政治需要而生的新华书店,80年里见证过知识的体面,也感受着时代的冲击。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文娱 | 


郑恺:当不上第一就自成体系


他想把资源打通,形成包含影视、游戏、经纪公司、衍生品等完整产业链条,“像迪士尼一样”。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商业 | 


“孤注一掷”奉佑生:直播界霸主是如何起死回生的


奉佑生做过公务员,深谙人性深处的孤独和欲望。他谨慎克制又时常孤注一掷,也明白“无聊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风尚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映像志 | 


一部歌剧的诞生

 

红墙尖顶的建筑群古老、典雅,这是48岁的英国摄影师Edmond Terakopian第一次参观皇家音乐学院时的直观感受。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望外 | 


领导人“庄园外交”:谈笑风生化解“艰难时刻”

 

抛弃华盛顿的条条框框和国事访问的繁琐礼仪,领导人有更充分的时间相处,强化私人关系,也更容易放下戒备,展现个性和魅力,催发良性的化学反应。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城市 | 


雄安水暖鸭先知

 

当炒房客在“新区”二字感召下潮水般涌向雄县、安新、容城时,当地土生土长的养鸭人,则正在准备告别鸭子,成为“特区人”。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 影视 | 


“横店卧底”宋方金:爆红了,出局了


面对没有作品和炒作的质疑,编剧宋方金并不在意,甚至心甘情愿地就此“出局”。

-End-


搜索 关键词 查看往期内容


“丧在家”,“浪在外”,城里青年玩什么?

点击文末“”购买新刊,一次管饱;也欢迎关注博客天下微信公众号近期推送~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