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插画来自:插画师呼葱觅蒜

作者丨衷曲无闻

声音资源加载中…

点击上方绿标,可收听主播 夕子 的朗读音频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时隔22年重映,我又去电影看了一遍。

从笑得前仰后合、腹背抽筋,到不知道自己为何流泪,再到一个人默默静坐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孤独和无奈,我们看了20多年的《大话西游》,每一次观影的体验都不一样。

紫霞的那句“骗就骗吧,就像飞蛾一样,明知道会受伤,还是会扑到火上去,飞蛾真傻。”真是泪目。

想起《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和周芷若要结婚了,赵敏孤身一人闯到婚礼上,全然不顾婚礼现场每一个都想置她于死地的人,撂下一句“我偏要勉强”就把张无忌抢走了。

又想起《白马啸西风》的最后一段——汉人中有的是英俊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至尊宝为了找寻五百年后的白晶晶,却爱上五百年前的紫霞。用西游的外衣包裹现实的寓言,关于爱情里的是非对错,永远找不到一个确定的答案。

一切的闹闹哄哄,只是他在水帘洞躲避风沙那晚做的一个梦。当他戴上斩断俗情的紧箍时,到底是对命运的无奈,还是真的参透世间种种?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正是因为它用喜剧的方式演绎了一场悲剧,看似无厘头,却令人回味无穷。

至尊宝坠崖,无意中解救了三个强盗。昏迷中他似乎梦见了紫霞,等醒来时已身在盘丝洞中,菩提端来一杯茶。

至尊宝说:“我一定是太想念晶晶了。”

菩提说:“是啊,你昏倒的时候叫了晶晶这个名字叫了九十八次。”

“晶晶是我娘子。”

“还有一个名字叫紫霞的你叫了七百八十四次。”

“啊?”

“七百八十四次……这个紫霞一定欠你很多钱。”

至尊宝对于白晶晶,是成疯成魔的追求,有种偏向虎山行的执着。因为年少轻狂,白晶晶的练达之美让人迷恋,是一个始终美丽的少年梦呓。为了救回白晶晶,他不停地用月光宝盒穿越。

至尊宝对于紫霞,是知不可得而不能忘,紫霞灵动有趣,有着少女般忠贞的深情。可是最终,他不得不为了紫霞而自我毁灭,从获得能力打败牛魔王那一刻起,不再有情欲,不再有本心,不知何为起点,也走不到终点。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彩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是这结局。”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张爱玲关于白玫瑰与红玫瑰的描写流传甚广: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偶然一次看到一篇关于《边城》书评,作者用白桦木和菩提榕来比喻傩送和天宝。白桦木沉默秀拔,对你的美好展颜微笑;菩提榕豪放不羁,却为你的丑陋和屈辱失声痛哭。

嫁了白桦木,白的成了趟过泥水的白球鞋,绿的却是气韵动人的翡翠玉;嫁了菩提榕,绿的变成寿司盒里残留的绿芥末,白的却是挽救红颜的大牌精华霜。

直到后来读到李碧华的《青蛇》,才觉得这样的比对,总算有了一个了结: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

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但凡是人,总爱犯贱。尝试用替代的方式转移感情,不料却是徒劳, 原来得不到的才是心中最渴望的。

我们爱极了的,往往是心口的那一根刺。

但又有人说,如果先喜欢上一个人,又喜欢上另一个人,那说明更喜欢第二个。

当然,白晶晶和紫霞之于至尊宝,又不完全是蚊子血与饭粘子,白球鞋与绿芥末,嫩叶子与山草药。

当至尊宝一心一意要娶白晶晶的时候,他爱的是白晶晶。当他后来遇到500年前的紫霞,他爱的是紫霞。

他爱白晶晶,并不因为他后来和紫霞轰轰烈烈的爱情减少一分;他爱紫霞,也不会被当初和白晶晶的感情牵连一丝一毫。

这就是命运,我们常常看到了三维的空间,却忘了时间轴的存在。

多么年轻的我们,才会觉得爱是一个美好的天气,一片丰盈的云彩,一个神秘的微笑,或者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让人神魂颠倒。

你的名字曾是我念念不忘的清词,你的眼眸曾是我走不出的大海。

可是,我们曾经爱过一个人,和现在深爱一个人,以及未来钟情另一个人,这些并不冲突。

很多时候,我们不愿意承认我们可以爱几个人,是因为我们觉得爱情是唯一,是一生一世,是完全拥有。只有情有独钟的故事才足够感人,只有始终不渝的坚守才值得铭记。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


紫霞把身体挡在至尊宝面前,刺进牛魔王的铁叉里。一时间,以后的人生如何,大家都无所谓了。连那样宝贵的性命,也打算随时给爱情作了祭品。一个个一头扎进这情爱苦海,宁愿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人在感情面前总是无力的,感情会流逝,激情会消退,我们拼尽全力,却无可奈何。握紧于手中,流失于指缝。

你年少时喜欢过一个人,像染上了毒瘾,发疯与思念,会刮胡子会洗头,想戴上所有面具,又想卸下所有伪装。然而裂缝总会变成裂痕,你哀求你挽留,后来,她还是走了。

在无数个没有灯光的夜里,在月光洒落的被子里,在拥挤冷硬的地铁里,在鼎沸而又孤寂的城市里,你以为你的爱情不会再会有结果。

可是后来,还是有人闯入了你的世界,你嫌她干扰了你的平静。你躲避,她始终粘着你;你欺骗,她把你的谎言当誓言;你不耐烦,她对你一如初见。但后来,她还是离你而去。

你开始四处寻找,徒劳无功。你只能奋力成长,相信还会遇到另一段感情。只是你没想到,戴上这金箍,会获得拥抱她的能力,却失去了拥抱她的权利。

你爱过两个人,一个让你摆脱稚嫩,一个让你肩负责任。

冰冷的人潮中,你的身旁经过依偎在一起的情侣,你紧一紧大衣,低着头继续前行。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大话西游》: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不一定会得到,却一定会失去 


“现在我郑重宣布,这座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 。”

我们气贯云霄,相信该死的“上天的安排”,痴迷着,幸福着,一路狂奔,满含泪水,奋不顾身,以为一个风华绝代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无奈时间残忍,它不会给你足够短的瞬间体会怦然心动,更不会给你足够长的岁月让你爱谁一万年。

多少爱恨唯有你我知晓,却成了旁人耳眼里的笑柄;多少香消玉殒的结局,最终消逝在九曲柔肠中。

我们没有取西经,却逃不过生活的九九八十一难;我们没有月光宝盒,却跳不出自己的感情烂摊子。

我们不过就是那条狗,流浪在这孤独的尘世,直到找到同类,修炼成人。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青春换数据 ,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 青春换数据的新浪微博
  • web app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公众号

青春换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