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不起啊,爸爸。我见过那么厉害的你难过,大多都因为我。

  小学毕业那天下午,我爸去接我回家。

  我在学校门口,扭扭捏捏地递给他人生中唯一一张奖状:

“精神文明标兵”

  各位大哥大姐可能不懂,这个奖项大概是专门用来应付那些“平平无奇”的学生的——意思就是你这个小姑娘,六年来没惹过事,没骂过老师,没打过同学,我给你个安慰奖。

  我猜他一定会笑话我。毕竟这年头,全世界都是三好学生。

  可是他的反应却让我惊讶……

  他拿起奖状很认真地看了两秒,突然惊喜地咧开嘴笑了。“哇,奖状啊。我女儿真厉害!”还揉了揉我的头。

  我突然鼻子一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回家的路上,他把奖状紧紧地攥在手里,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后来那张奖状,一直贴在我家客厅最显眼的地方……很多年后搬家了,才不知所踪。

  我想,那张奖状,也恰好代表了他对我一直以来的期望吧。

  他从来没有要求过我要“争气”。他为我的每一次微小进步而骄傲,无论如何,他只希望我能幸福快乐。即使,是人群中最平凡的那一个。

  

  没错,在我心里,我爸一直是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

  他什么都会,修洗衣机换灯泡。什么都懂,数语外天文地理。他夏天给我赶蚊子,冬天帮我捂脚心,一天到晚捎着我,像老母鸡护小鸡。

  他对每个人都能做到换位思考,总是细心地体察对方的任何微小情绪。他很少训斥我,更不会打击嘲弄我。他小心翼翼的,一直保护着我那颗玻璃心。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很爱他。

  可是人啊,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当你慢慢习惯了他对你的好,就会忘记了感恩。

  到高三的时候,我和他关系开始有些疏远。因为他总对我说:多读点书,多做点题。现在多学习一个小时,就能给高考多拉几分。

  我觉得他怎么这么烦啊?开始讨厌他对我前途的担忧,厌烦他对我苦口婆心的劝告,开始对他的劝告嗤之以鼻,甚至对他反感:为什么总这么啰嗦,即使我考不上大学又怎样?又不一定会没出息!

  你看,年少时的叛逆总是想得简单。连人生中唯一一场公平的角逐都不放在心上,凭什么觉得自己会出人头地?

  很多次上课看小说、玩手机,我被班主任提到办公室挨训。“你爸还是老师呢,你看看你!”

  作为我们班数学老师的他,就在一边尴尬地赔笑。

  当时我只是吊儿郎当地站着,不时翻白眼,对班主任的训斥左耳进、右耳出。从没想过作为父亲,又是一个教师,看见自己的女儿被批是多丢人的事。

  别人对他说,“你女儿怎么成绩一点都没遗传到你“的时候;

  班主任当着他的面训我,“你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的时候;

  某个老师在走廊上对我说,“你要是能考上大学我把头砍给你”的时候。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住不迁怒给我,也不知道他藏在笑容下面的尴尬有多难堪。

  可是他一直觉得我是最好的,即使没有别人那么争气。也从没有拿别人家孩子和我对比。

  可他应该很伤心吧,因为我一直那么心大。

  从来只顾自己感受,没有想过他。

  

  居然过了这么久,我才明白他有多爱我。

  08年冰灾时,我正在上大学。寒假回家,我手机没电关机了。我没心没肺地呼呼大睡,原本7个小时的车程,开了整整14个小时。

  到站后,我疲惫不堪地下车,却蓦的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是他。他搓着手,在昏暗灯光的小卖部门口来回走,不停往这边张望。

  他影子孤单,在灯光下被拉得老长。

  原来因为联系不上我,他担心我出事。于是他一个人,冒着寒风和冰雹来接我,从晚上直等到凌晨。

  每次想到这里都会忍不住想哭:

  他那么怕冷怕寂寞,一个人是怎么等下来的啊。他怎么这么蠢。每个小时都会有好几趟车到站啊——我想象他就那样不停张望着,在汹涌的人潮里找我。一次次燃起希望又破灭,心就一直吊在嗓子眼,害怕我出了什么事。

  我突然想起,大学里每次我返校,他总会沉默着帮我打包好行李。然后在车下面找个角落,一直仰头盯着我。我想是舍不得吧,可很久我才注意到这件事。

  我突然想起,刚开始和彦祖恋爱后告诉父母,我妈说他那天晚上辗转反侧一夜没睡。因为担心我被骗,担心对方人品不好,我会受委屈。

  我还记得,结婚的时候他郑重地把彦祖拉到一边:

  “我们不求你赚多少钱,只要你对她好就好。”

  就好像他以前跟我说过的一样,我不盼你有多出人头地,只希望你能幸福一辈子。

  

  小时候,我一直觉得我爸真的超厉害的。我就像个小粉丝一样崇拜他,他在我心里无所不能。

  不止长得帅,做饭还好吃。唱歌厉害,人也很温柔。放在现在,就是标准韩剧里的暖男欧巴好么。

  他每天下课后,回家得顶着疲惫,给我辅导我那惨不忍睹的数学;即使工作再辛苦,下班都会给我做饭,做好以后却累得毫无胃口。

  他给了我,所有他能给到的陪伴。

  到现在,我都记得他粗糙手掌的温度,记得自行车后座环抱他腰的温度。记得他给我做的每一顿饭的温度,记得我和他一起度过春夏秋冬的温度。

  可是长大以后,他好像没有那么厉害了呢。原来他的背也会弓下,他的头发也会白。他也没那么无所不能,我们隔了三百多公里,连经常陪伴也不能做到。甚至现在,他会指着脸告诉我:“女儿,我长老年斑了。”

  对不起啊,爸爸。我见过那么厉害的你难过,大多都因为我。很抱歉,我也从来不是个争气的孩子。

  我知道,在爸爸的世界里,不会总主动关心,因为他不善表达;不会像母亲一样总试图和我们亲近,却总是默默地支持。也从不表露脆弱,因为他们是男人,是父亲。

  可是,就像以前看过的一段话那样:

  只有爸爸和女儿才是世上最坚固的情人啊。

  只有他喜欢我素颜不化妆,只有他喜欢我长发扎马尾,只有他教育我不要乱花钱,然后还一直往我卡里打钱。他从来没说过“我爱你”却又比谁都爱我,他在电话里听见我哭泣的时候,会沉默……

  然后说不要怕,爸爸一直都在……

  

  好多时候,和父亲的情感总是被我们忽略,它来的是那样的理所当然,我们享受的是那样的心安理得。

  忘不了,父亲远离的影;忘不了,父亲深情的吻。

  忘不了,父亲伛偻的背;忘不了,父亲疲倦的身。

  (来源:摇铃铛微信公号 作者:摇铃铛)

(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